导航

女生与老师同学发生矛盾后患上抑郁症 家长告学校失职获赔37万

发布日期:2022-01-13 05:58:36

5年前,自从读初二的女儿在学校发生不愉快随后患上抑郁症后,关女士就与女儿所读学校数次对簿公堂。先是因学校转款30万元给女儿治病,学校将关女士告上法庭要求偿还借款;后是关女士反诉学校失职才导致女儿患病,要求学校予以赔偿。

12月26日,红星新闻记者从关女士处得知,关女士12月初终于拿到了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人民法院出具给她的民事判决书。“法院的判决结果出来了,认为老师的不当言语是导致小美患病的原因之一,同时也认为学校存在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情形,负有管理失职责任。”关女士说,最终法院判决学校赔偿他们377291.3元。

▲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人民法院出具给关女士的民事判决书部分截图

2016年5月,在学校发生不愉快后,沈阳初二女生小美(化名)被母亲关女士带回了家。不久,关女士便发现小美患上了抑郁症,且多次自杀未遂。为给小美治病,其所就读的沈阳私立实验学校曾先后三次转款30万元到关女士账户,并让关女士写下借条。

关女士表示,小美是因遭到学校老师纪某男的羞辱才抑郁的,因此学校有责任进行赔偿,“学校给钱的时候说,财务走账需要借条,所以我才按要求写下借条,但这笔钱并不是借款。”

2017年6月,学校却用借条将关女士告上法庭,要求偿还借款。当地法院认为双方存在真实的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判决关女士偿还借款30万元。

今年3月,关女士将学校告上法庭。

今年6月,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人民法院正式受理“小美与沈阳私立实验学校教育机构责任纠纷”一案。

【事情起因】

女生与同学老师发生矛盾

情绪巨变不愿返校上课

2016年5月26日晚上9时许,关女士接到了女儿班主任的电话,让她赶紧到学校去。“电话里,老师只是说孩子闹着要回家。”关女士说,由于女儿小美所就读的沈阳私立实验学校是寄宿制学校,加上此前周末学校并未放假,她已有半个多月未曾见到女儿,因此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学校的一间办公室里,关女士见到了小美和另一名女生小雪(化名),以及她们的班主任纪某男。关女士说,当天,纪某男告诉她,小美近来一直有些逆反心理,偶尔情绪还很极端,“她说是因为孩子和小雪闹矛盾了,孩子为了和好,给小雪下跪被生活老师看见。生活老师询问时,被有情绪的小美辱骂了,后来虽及时道歉,但生活老师担心小美两人有极端行为,才找到了她。”

因不知具体经过,加上小美执意要回家,关女士只好先将小美先带回家。在回去的路上,小美表现得很沉默,却在临睡时突然抱住关女士大哭,“哭了有一个多小时,但没说为啥哭。”关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后来,她通过与小美本人和其他同学了解,才知道当天纪某男还曾拽着小美到教室,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进行嘲讽,“说你为啥下跪啊,你咋不跪我呢,这才把孩子情绪搞崩溃了”。

在关女士提供的一段视频里,一自称是纪某男的女子表示,得知情况(小美向小雪下跪)后,她找到小美和小雪,质问小美为何要下跪“那你为啥不跪我呢”,小美则在视频中哭喊“你们都认为是我的错”。当记者希望获得其他同学联系方式,求证这一事实时,关女士表示,事情已过去5年,当时的同学早已毕业,她并没有留存相关电话。红星新闻记者根据关女士提供的纪某男电话,多次拨打无果。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对于纪某男当时是否涉嫌侮辱小美,沈阳私立实验学校一工作人员曾向记者表示否认,并称“有很多地方都是一家之言,在这方面我们不想回应太多,也没有必要,我们主张按照法律办事”。

关女士称,因上述不愉快事情,小美一直不愿回学校上课,她将此事反映给学校后,纪某男曾到家里道歉。“小美原谅她后就回了学校,但回去纪某男就把挨着小美坐的小雪给调走了,还让小雪和小美不准再在一起玩。”关女士说,从那以后,小美就不愿再回学校,还变得暴躁,无法控制情绪,“有一次还把我支出去,自己在家割腕。”

此外,关女士还说,在这一年,小美一直遭受着纪某男的孤立和辱骂。“之前她一直在纪某男那补课,后来补课地方换了后,由于太远外加沈阳的冬天太冷,我们就决定暂停补课,打算等天气暖和后再继续。”关女士说,也正是在“停止补课”后,纪某男开始针对小美。

【患上抑郁症】

学校曾转30万给学生治病

家长因此3次手写借条

2017年2月,经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诊断,小美有抑郁焦虑贪食症状群,有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群,分离性体验。医生建议进行系统的药物及心理治疗。此外,在北京安定医院出具的病历单上,红星新闻记者看到,该院医生对小美的初步诊断是:情绪冲动;焦虑状态;抑郁状态。建议住院治疗。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对小美的诊断

为给小美治病,关女士听从朋友李女士的建议,带着小美到北京求医。据李女士介绍,她是关女士的初中同学,曾在大学时学过心理学,从一开始就在关注此事,起初只是建议关女士带小美去看心理医生。直到听说小美有多次自杀未遂的经历后,才建议关女士带小美到北京求医,“毕竟这边有更多更专业的心理医生,加上离开那个环境,对小美的治疗也要好一些。”

李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小美在北京求医期间,沈阳私立实验学校曾派老师代表到北京来过,“他们说是来看孩子的,同时也是来给钱的。”据李女士回忆,当时是2017年4月22日,校方人员在关女士租住的房屋内,让关女士写下10万元的借条,“其实我挺不能理解的,学校既然承认自己有责任,愿意给钱治病,为什么还要家长写借条?”李女士还说,在这之前,学校已给过1次10万元给关女士,也是以学校是股份制学校,财务走账需要为由。

▲第一次的借条

对此,关女士向红星新闻记者提供了3份分别写于2017年1月10日、2017年4月22日和2017年6月29日的借条。记者注意到,3份借条抬头均以“借条”开始。其中,第一次借款时的内容为,小美因学校纪某男老师的折磨患上抑郁症,而关女士因照顾小美无法工作,已无存款支付治疗费用,只能让学校帮忙支出一部分费用,暂时维持治疗,等病情稳定再与学校协商解决问题。

▲第二次的借条

关女士说,她本来不愿意写借条,但因学校方告诉她,只有写了借条财务才会给钱,“且他们一再强调这个钱只是给小美治病的,在不耽误孩子健康的情况下,该怎么走程序就怎么走程序。”同时,在关女士提供的相关对话录音里,红星新闻记者也明确听到一自称是校方的男声说,“对于小美,学校从不推卸责任,愿意先借10万给你(关女士),写个借条,该看病看病,然后走法律程序。”

▲第三次的借条

此外,在关女士提供的另一段“协商会议”视频中,红星新闻记者看到,一校方领导在多人旁听时称,虽然纪某男不在场,但小美描述的事,纪某男是承认的,至于什么程度,需要纪某男在场进行确认。同时,该校方领导表示,纪某男作为学校老师,学校没教育好,学校是有责任的。

【对簿公堂】

学校起诉家长索要欠款

家长则起诉学校失职

2017年6月15日,沈阳私立实验学校向沈阳市沈北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关女士偿还20万元借款。在一份盖有沈阳私立实验学校公章的起诉书上,红星新闻记者看到,该校起诉的理由为:小美在2016年11月,因与同学发生矛盾产生厌学,后因关女士认为小美患上抑郁症系学校造成,遂向学校借款。学校先后于2017年1月9日、4月26日两次借款共计20万元给关女士。2017年5月31日,因关女士再次要求学校拿钱,学校要求关女士出具前两次借款的用途明细被拒后,双方产生纠纷。

▲学校的起诉书

据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7)辽0113民初4820号显示,法院认为,本案的三份借条均由被告自己书写,能体现其真实的意思表示,从内容来看,借款意思表示明确,“本院对于原告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关于原告私立学校在教育管理的过程中是否存在侵权行为,被告应当另行起诉主张权利。”最终判决关女士偿还沈阳私立实验学校借款30万元。

▲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因不服判决结果,关女士向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认为学校出具的借条不是她的真实意思,是受学校欺诈所写,所收到的30万元是学校的赔偿款。经审理,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双方存在真实的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判决维持原判。随后,关女士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依旧被驳回申请,维持原判。

“法院的判决书上写得很清楚,我们不做过多解释。”2020年12月23日,沈阳私立实验学校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应称,有关学校与关女士的30万元纠纷曾3次对簿公堂,关女士均败诉。当记者追问老师纪某男是否已得到处理,校方表示纪某男已离开学校,不在学校任职,并表示如果家长认为学校有责任,处理有问题,可通过司法主张权利。

“因为这个官司,我的房产被查封了,也不能坐高铁,无法带着孩子再去北京看病、复查。”2020年12月24日,关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小美是在学校遭遇不愉快才导致这样的后果,因此她打算起诉学校讨要说法。

今年3月,在确定小美情况相对稳定后,关女士将学校告上了法庭。今年6月,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人民法院正式受理了“小美与沈阳私立实验学校教育机构责任纠纷”一案。

▲小美的病例

【反诉胜诉】

学校被判赔偿37万

家长:学校和老师应该道歉

经过数月的等待,今年12月7日,关女士终于拿到了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人民法院出具给她的民事判决书。

据判决书内容显示,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学校存在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情形。且事发时原告作为未成年学生无法直接证明自身权益受到损害,其提供的录音、录像、证人证言、诊疗记录可以达到证据高度盖然性标准,可以认定原告因老师及同学不当言语一定程度上造成原告精神疾病的后果。此外,法院认为,老师的不当言语是致其(小美)患病的原因之一,两者之间,具有因果关系,侵权人应当承担一定的民事责任。由于涉案老师是在履行教学职务而实施的行为。产生的后果应当由学校对外承担民事责任。

最终,法院根据相关规定判决沈阳私立实验学校赔偿小美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误学费等共计377291.3元。驳回了关女士要求学校在沈阳市主流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的请求。

“因为之前的官司学校封了我的房子,冻结了我的银行卡,至今没有解决,导致我一直在借钱给孩子看病,背负着一百多万的债务。”关女士认为女儿是因学校的种种原因才变成现在这样,学校应当承担全部责任,“学校给孩子造成了莫大的精神损害,我希望精神损害赔偿能得到支持。另外,学校和老师都应该对此进行道歉,不让悲剧重演。”

红星新闻记者 罗梦婕

点击展开全文

大家都在看

推荐信息

猜你喜欢

新鲜事

热门阅读

娱乐新闻

精彩专题

美白方法 自制面膜 去黑头 秋冬护肤 明星护肤 男士护肤 收缩毛孔 皮肤过敏 颈部护理 唇部保养 眼部护理 洁面 黑眼圈 去眼袋 如何保湿 补水方法 去角质 爽肤水 去粉刺 去皱方法 抗衰老 SPA 如何祛斑 祛痘方法 去痘印 控油 油性肌肤 紧肤 美容食品 珍珠粉 洗面奶 防晒霜 面霜乳液 胶原蛋白 美黑 红血丝 皮肤干燥 痤疮疤痕 手部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