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孙卓回家后养父曾去学校欲接走他 被学校拒绝

发布日期:2022-01-13 12:00:39

孙海洋决定把儿子接回家。

12月21日,他和妻子彭四英从深圳出发,驱车1800公里,次日深夜抵达山东阳谷县,从学校接到了儿子。只休整一晚,一家人就匆忙返程。

这是他和儿子孙卓认亲的第15天,也是他寻子的第14年。

2007年10月9日,4岁的孙卓在深圳家门口被人用玩具车拐走。这些年,孙海洋跑了许多地方,贴了无数的寻人启事,他把包子铺也改名为“寻子店”。

脾气渐渐磨平了,直到12月6日,孙海洋见到分离多年的儿子,死死地把他抱紧,嚎啕大哭。当年4岁的孩童已经长得比他还高了。

孙海洋一家团聚现场 图源:央视

孙海洋一家团聚现场 图源:央视

认亲之后,原本是让孩子暂回阳谷的学校读书,孙海洋夫妇返回深圳为孩子找学校。但这短暂的十几天,夫妇俩倍感焦灼。

孙海洋对记者说,他很怕这是一场“美梦”。失去孩子是噩梦,找到孩子也是梦。

一位寻子的家长杜小华说,有的孩子在被找到后会“拉黑”生父母,孩子长期生活在另外那边,可能会更信任对方。

几天前,杜小华和其他几位寻子家长特地从外地赶来阳谷,支持孙海洋,也希望借由媒体报道找寻孩子。他们这些家长多年来互相支撑,此前一位赶到深圳祝贺孙海洋的母亲说,她的孩子丢了19年,她“一天也没有放弃希望”。

据此前警方透露,拐卖孙卓案的主要嫌犯吴某龙已经被批捕,帮助其藏匿孩子的同案犯也在申请批捕中。而除了正在生病的孙卓养父,孙卓的养母被采取强制措施取保候审,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犯罪嫌疑人吴某龙带走孙卓时监控截图 图源:孙海洋微博

犯罪嫌疑人吴某龙带走孙卓时监控截图 图源:孙海洋微博

杜小华说,12月22日,孙卓的养父和姐夫曾试图去学校里接孙卓,被学校拒绝,此后他们再未公开露面。孙卓的养父母在距离县城10公里左右的村庄开了一个小超市,一家人也住在超市的二层小楼里。孙卓认亲之后,超市一直大门紧闭。

23日,接上孙卓的孙海洋夫妇一路向南,途中绕道庐山游玩。25日那天,彭四英发布了一条视频,“窗帘一开,哇,下雪啦,有猛地落下的,也有缓缓飘洒落下的,就像海洋现在的心情,一个大老爷们,跟儿子一起合影,小心翼翼,害怕儿子嫌弃,又想上去合影……”

两天后,孙海洋也发布了一条微博,说已经为孙卓找到了“合适、满意的学校”。现在,他要过一个普通家庭的日子,操一个普通父亲最寻常的心。

【以下为孙海洋夫妇此前接受澎湃新闻的口述】

孙海洋:“14年57天”

12月5号,深圳公安局的人告诉我,明天七点到九点不要出去,他们过来接我看一下,有个孩子是不是孙卓。

之前,他们一会儿说有两个小孩采血了、在对比,一会儿说有一个可能是孙卓,神神秘秘的,一直没有明确告诉我。

到公安局之后,他们说,等下有个大惊喜。当时我就感觉,肯定是认亲,忍不住四处张望,想看看孩子一会儿从哪出来,他长什么样了。

当公安宣布,这个叫国某的孩子就是孙海洋彭世英的儿子时,我还很平静,怕采血弄错了,等下又变了。

直到真正见到孩子,把孩子抱在手上的时候,我才开始大哭。14年57天走完了,我终于找到孩子了,以后再也不用找自己的孩子了,这一路太苦了,太苦了,终于结束了,我可以重新开始生活了。

在我的记忆里,他就是个4岁的孩子。当他站在我面前,我才反应过来,噢,原来长成这样了,比我都高了。

抱着孩子的时候,我想赶紧给(孙卓)爷爷奶奶打电话,告诉他们,我抱到孩子了。

认亲后,孙卓和父母跟奶奶视频通话。

认亲后,孙卓和父母跟奶奶视频通话

山东那边本来没准备让我带孩子回湖北,我告诉他们,爷爷奶奶找孙子十几年,我不可能只发个视频或者电话告诉他们,一定要带他回湖北老家,让爷爷奶奶亲眼看看自己的孙子,让他们开心。

孙卓也说,爷爷奶奶找我这么多年,我一定要回去看一下。他能说出这样的话,让我感觉,这就是我的儿子。

我们坐高铁回湖北老家。没想到家里轰动成那样,亲友老乡们弄了4条龙,打鼓啊、放鞭炮啊,在路口迎接我们,几十米宽的马路上全是人。村里人说,这是我们今年的大喜事,大家都盼着他回家。吃饭的时候,我让孙卓去给亲戚们敬酒,说你失踪后他们都很关心你,他都会去。很懂事的孩子。

分开14年57天后,我有太多东西想告诉孙卓。我想让他感受到,他是我们家的孩子,是我孙海洋的儿子。

我问孙卓,你不认识爸爸了吗?你爸爸叫孙海洋,你一点记忆都没有吗?他说没记忆。我说,你小时候在深圳,你坐过地铁的,地铁像火车一样在地底下跑的,你不记得吗?他也不记得。

我当时想,这也是好事,他的童年没有拐卖的阴影。他自己也说,他过得没心没肺的,一天到晚吃啊玩啊上学啊。

我听说他放学、放假之后,就在楼上做作业,很少到外面转。可能像这种买回去的孩子,家里让他尽量不要到外面跑,像藏起来一样地在养。

他以前在我们身边的时候不是这样的。你看孙辉(孙卓弟弟),每天带出去到处玩,学很多东西。孙卓小时候的性格跟孙辉一样,到那边完全变了。地铁、高铁,都没坐过。

他有些自责地说,自己也有责任,当时不该跟人贩子走。我就安慰他,你那个时候太小了。

孙卓养父母那边的情况,我没有多问,不想他为难。我听说他们在镇上做点小生意,养父身体不好。

我只问他,那边有没有打过你骂过你?他说没有,家里每天早上订牛奶,只有我的,连姐姐都没有喝的,把最好的都给了我。

我听了很开心。虽说那边条件比不上深圳,但对孩子还是好的,孩子从小过得很满足,没有受委屈。

彭四英:“我是妈妈”

儿子上台那一瞬间,我确定,这就是我的孩子,跟他爸眉眼很像,完全没有陌生感,很奇妙的感觉。

听他喊自己“妈妈”,很高兴,很激动。14年了,噩梦终于醒了。

坐高铁回湖北的路上,孙卓坐在海洋和另一个被拐儿童家长彭高峰中间。高峰跟孙卓讲,你爸爸找你有多辛苦,还把他们一起寻找的视频、照片给他看。到后来孙卓说,我晕车。

我当时想,坐高铁怎么会晕车,他可能是有些压力。趁高峰出去倒水的时候,我赶紧把孙卓拉到我旁边坐。我说你休息下,不然太累了。

他看了下我,露出微微笑的表情,叹了口气后放松下来,趴桌子上听音乐。我估计他心里想,哎,还是妈妈懂我。

2021年12月7日,湖北荆州监利,孙海洋及老婆带被拐14年儿子接受媒体采访。人民视觉 资料图

2021年12月7日,湖北荆州监利,孙海洋及老婆带被拐14年儿子接受媒体采访。人民视觉 资料图

高峰跟他讲这些,其实也是为了打动孩子。但我想,孩子进入一个陌生环境,像是又一次拐卖一样,不能一下给他灌输那么多,他需要时间消化。他也很为难。

可能是血缘关系的缘故,这么多年没见,再见到他,我可以很自然地让他搭着我的肩膀,像撒娇一样,也可以跟他说很多掏心窝的话,谈人生谈理想,一点不觉得尴尬。

回老家那天晚上,我跟孙卓聊到晚上十点多。多数时候是我在说,他说得少。

聊到最后,我问他,你有什么要跟我说的?他说没有。

我心里一痛,说你睡吧。出去后,一个人哭了很久。你想,如果是经常在一起生活的话,跟他聊这么多,问他有什么要说的,他肯定有说的,对不对?学习方面,生活方面,或者对我的看法、心里的感受等等,都可以说。母子之间什么都可以说的。但是他说没有。

那一刻,我真真切切体会到了什么叫遗憾(哽咽),是个无法弥补的黑洞。这么多年我们没有参与他的教育,母子该有的情、该有的义,都没有。这些年的缺失,你说还能重新再来吗?

我也能感觉到孙卓压力很大,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因为我们互相不了解。作为母亲,我不能埋怨他半句,不能在他面前表现得很脆弱,不能给他施加压力,他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一定要理解他。

后来我就想,他是个懂事的孩子,我有很多种方式可以跟他慢慢沟通,看哪种相处方式更合适,我有信心。

亲戚朋友们问他,以后想在哪边生活。他说我考虑考虑。

后来侄子告诉我,孙卓和他聊的时候说,哥哥,你站在我的角度,你选养父母,亲生父母怎么办?他们找了我那么多年。选择亲生父母,养了我十几年的养父母,给我的也是爱,我怎么办?

我就觉得这孩子通情达理,很善良,很懂道理。不是说随口说一句,跟养父母走或者跟亲生父母走。他是一直在认真考虑。

孙卓他爸爸也问过他两次,他都说考虑一下。后来他爸爸不敢再给他压力,只跟他说,无论什么样的决定,我们都尊重你。

12月8号,我们开车送他回阳谷的学校。到学校门口后,他爸爸问他,你怎么想的?

他低头想了好一会儿,说还是想回深圳读书,深圳有学校吗?

他爸爸说,有你这句话,我回深圳第一件事就是给你找学校。

他说好,我到网上查一下,看有什么学校适合我。

后来我听阳谷那边学校的老师问他,你这个爸爸怎么样?他说,我觉得这个爸爸挺聪明的。

我们听到了都好高兴。

我有时候会想,如果他养父母没买,别人也会买。如果买他的是更差的家庭呢?这样一想,就觉得孩子还算幸运的。至少他成长过程中没有缺爱,没有因为亲生父母的事痛苦。

这些年,我们接触到的一些被拐儿童的家长,孩子找到了,也有各种各样的事,最后有好结局的不多。

孙海洋:“找不到他,我一生放不下”

跟孙卓相处两天后,我们走得很近。我能感觉到,他就是我们家的孩子。

孙卓说,他是吃馒头长大的。送他回阳谷后,有一天中午,我就一直吃馒头,想体会下儿子这些年是怎么长大的。

我还去他生活附近的村子转了下,发现很多都是平房。孙卓没有说养父母那边的情况。他可能知道,我这么痛苦地寻找了这么多年,对他养父母肯定是有想法的。

有记者问我,如果孙卓让我签谅解书,会不会签?我说,不会,留给法律处理。

我一直想问他们,知不知道这个孩子是我孙海洋的孩子?难道你们没看新闻吗?没看过电影(《亲爱的》)吗?他只要看,怎么会不知道这是我孙海洋的孩子?

我特意绕开了他们村子,不愿意见他养父母。他们跟媒体说,孩子是人家不要送给他们的。深圳和阳谷相隔1800公里,没有高铁,交通不便,这么远把一个4岁孩子弄过去送给他?不可能的。

后来公安问人贩子,为什么要拐卖孩子?人贩子说,我是做雷锋,谁家没孩子,我就给人家送孩子。有这样做好事的?这雷锋听到了要发脾气的。

其实我对人贩子对买家,这么多年,都没有很愤怒的那种情绪。好多年前我就说过,只要告诉我孩子在哪,只要知道他过得好,我不会追究责任。因为找孩子这条路,真的太苦了。

有时候出去,没有方向没有线索,不知道往哪找。哪怕一个很假很假的信息,明知道不可能是自己的孩子,我也要去,几百公里、几千公里也要去。因为万一是真的呢?万一帮人家找到孩子之后,把自己孩子清出来了呢?就抱着这一点点希望。

他是我的儿子,找不到他,我一生都放不下。

以前在(深圳)白石洲的时候,经常有骗子打电话要钱,我跟他说来说去,说到最后,他说,哎我真的不知道你孩子在哪,挂了。我说不要挂,你帮我找一下,我真的给你钱,我真的有钱。那时候也是没办法了。根本不会说,哟,你还骗我钱啊。如果一连几天连骗子的电话都没有,我就会绝望,怕没人关注了。

这么多年找儿子,把我性格都磨平了。以前我脾气暴躁,三句话不对劲就吼,现在都没力气计较了。

孙卓刚丢的时候,家里天天争吵。孙卓奶奶说我带得好好的,你非要把他带深圳去,把孩子搞丢了。他妈妈说,我叫你看好孩子,你睡觉。我说我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

有一次,他妈妈拿把菜刀跪在我面前磕头,磕得地板一响一响的,脸上都是血,让我把她杀死。

后来我反复想,女儿(孙悦)听到她妈妈跪在我面前磕头的声音,得多害怕,这对一个孩子是多大的伤害。

我性格发生改变,就是从那次开始。之后我就说,孩子是我弄丢的,所有责任都扛自己身上。出去找孩子,我都不让她去。

这些年,我手机里尽是人贩子、寻亲的小孩、被拐孩子的信息。

寻孩子一年的时候,我见到寻孩子五年的,心里怕,心想我不会也要找那么久吧。等寻了五年,见到寻找十年的家长,心里又怕,我是不是也要找那么久啊。寻了十年,见到二十年的那些家长,心里更害怕了。

这些年,好多人看到我找孩子辛苦,打电话来哭,我说不要哭不要哭,孩子一定找得到的。

我一再在寻子群里告诉他们,相信公安,相信高科技手段,很多案子不用去找人贩子了,直接先把这个孩子在哪里锁死,先把孩子找回来,再问买家,这孩子你在谁的手上买回来的。以后被拐的案子都这样(破)。

我一直有信心,有希望,这也是我跟其他被拐儿童家长不同的地方。

我知道太多家庭,孩子丢失后夫妻离婚了,生意没做了,没打工了,过年的时候都揭不开锅。我一直在群里告诉他们,孩子都找得到,要坚强,不要吵架不要闹离婚,等孩子找回来的时候,要让他看到自己家是好好的。如果家散了,孩子看到也会痛苦,不愿意面对这种家庭。

有的家长说,听你这句鬼话,都听了好多年了。

我们这帮(孩子被拐的)家长就像知己一样,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喝。无论说什么,都能说到一点上。注销孩子户口是我们最愤怒的事。谁要说把我孩子户口销掉,我要跟他拼命的。没有哪个家长说,孩子失踪了他会放下,不找了,没有。除非他没有能力走出去,或者走不出去。

那些没丢孩子的人说,找了这么多年也没找到,不用找了,好好做生意或者再生一个。他一说这话,我们马上就不和他说话了。

电影《亲爱的》拍摄之前,陈可辛导演带着助理,把我们几个人喊出去,听我们讲怎么找孩子的。

我讲了之后,他很震惊,说原来找孩子是这样的,你真的太不容易了。

彭四英:我们家

孙卓没有看过电影《亲爱的》,我也没有看过,不敢看。特别是里面的歌,听第一句我就知道要唱什么内容,受不了,立马关了。

丢孩子那种挖心的痛,为人父母的才能够体会。最开始两年,孩子找不回来,海洋像刺猬一样,经常发火、烦躁,啥事都不想做。吃饭,稍微感觉温度不对,就要嚼两句。

家里乱成一团,没有一点家的样子。每个人都很痛苦。我就觉得活着没什么目标,像行尸走肉一样。

我们俩后来很少吵架。他一看要吵架了,望着我笑。他发脾气的时候,我也望着他笑,知道他在外面吃闷羹,没地方诉苦,只能朝我发泄。

每年10月9日孙卓走失那天,是家里最沉重的日子,我们都不愿意提,憋在心里。孙卓生日那天,也都不吭声,海洋怕我受不了,我怕他受不了。春节回家的时候,(孙卓)他奶奶时不时提一下,我们心里就觉得愧疚,对老人交不了差,很失败的感觉。

我以前老是想,如果孙卓短时间找不回来,等他养父母百年之后,再告诉他亲生父母是谁,那他该有多痛苦,如果养父母走了他还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其他的人告诉他,那时候他会更痛苦。如果他没找到亲生父母的话,可能他自己最后走的那一刻都不会闭眼,是不是?

我是那种性格很乐观的人,有不好的情绪,很少表露出来。孙海洋在外面找孩子,很多时候,他以为我没事,其实我会躲着哭,不让他知道。

这些年,我经常自己跟自己说,一定要坚强,孩子迟早会找回来。如果连自己都不能坚强面对,家不像个家,父母身体不好,一天三餐饭都难解决,即便孙卓找回来了,这个家给他带来的也是不好的。所以我一定要把家保好,等他回来的时候一看,家这么好。

我们原先卖包子,后来做点出租房生意。价格、地段、合同什么的海洋安排好了,就出去找孩子,我辅助他。

一路走来,我们也遇到了一些好事,老天在保佑我们一样。有一年我们接了一套房,接的价格有点高。孙卓奶奶突然病了,让海洋赶快回去。海洋第二天就回去照顾她,把刚接手的房子转让了。没想到不到一个月,疫情来了,转出去的房子亏了七八十万。我就想,如果他没有放下生意回去照顾老人,不是有孝心的话,亏钱的就是我们了。

孙卓找到后,他姐姐孙悦很激动。孙卓丢失那年,孙悦上四年级,我们开始把她带到身边,怕她有什么闪失。她从头到尾体验了我们找孩子的心酸,看到家里三天两头,有寻找孩子的家长、记者过来,哭哭啼啼的,都是那种很悲伤的场面,她多少也受到一点影响。

孙悦成绩一直很好,很独立,我们基本上没操心。她中考600多分,进了华侨城中学,学费、宿舍费要几万块,都免了。

她高中在哪个班我们都不知道。有一次因为高考的事情去她学校,保安问孩子哪个班的?我说不知道。保安说,高三了,你们都不知道她在哪个班,你们这家长也做得太牛了吧。高考的时候,人家家长都穿着旗袍去送,还煨鸡汤什么的,我们没有这样做,她考场在哪里我们都不知道。她也不让我们去,说,没事你们不要来,在家里静静地等就行。

她读什么大学、学什么专业,大学时到意大利做交换生,到新加坡读研,不管什么事情,我们基本上不参与,我说你自己看,喜欢什么报什么,可能会给她一些建议,但是最后都听她的。

孙辉每天中午在学校吃饭,晚上自己回来。我基本上没怎么辅导他的作业,让他自己完成。老师经常在群里说他的作业没做。

他比较调皮,(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老师、家长、同学反映,说他喜欢打架,打不赢也要打,不叫饶不投降的那种。回来我看到他身上有伤,我就一笑,没什么反应,因为男孩子都是从那个过程过来的,你不让他打架,长大了可能会更麻烦了。等他打架过后再教育他,他才懂得事情的对错,才会处理这些事。最近读四年级,他好像没有(打架)了。

从小,他爸爸去哪里都会交代他,你是男子汉,你要把我老婆照顾好。我一说哪里不舒服,他就说,妈妈,你坐着,我给你倒杯热水先。我去外面买菜、拿快递或者旅游干嘛的,所有的包包、水壶、吃的、拿的东西,他们父子俩自己弄好。

孙辉小时候不知道哥哥丢了,我们也没有在他面前说过,不希望他心里也留下这份痛苦。可能后来记者来家里采访的时候,他听到就记心里了。

这两年,我们跟他讲过孙卓的事,告诉他,如果不是因为哥哥丢了,可能不会生你,哥哥回来,你要谢谢哥哥。他半懂半不懂的,眼睛睁很大,看着我们。

认亲那天,一见面他立马抱住孙卓,还给他买了礼物。后来我问他,为什么抱哥哥。他说,以后我多了一个跟我说话的伴,有个哥哥多好,很高兴。

孙海洋:等你团圆

之前有记者说,孙悦小的时候,我让她喊我叔叔。其实是因为那时候很多记者来家里,有一次摄像机对准她之后,她哭得很伤心,我就觉得孩子太可怜了,不该承受这么大的痛苦。我就教她,家里来人的时候,喊我叔叔,不要让别人问你孙卓的事,孙卓我们会找回来的,你好好读书就行。

她自己也知道爸爸妈妈对她好,不是像网上说的重男轻女。如果重男轻女的话,我们也不会送她到新加坡读书。

今年,彭高峰建了个群,群里只有4个人,定的最后一个任务就是,找到孙卓。没想到真的找到了。

认亲后,他和养父母关系肯定会有隔阂。孩子一天不回到深圳,我就担心会有变化,想快点把他接到身边。他回到我们身边了,我才安心。

我跟律师咨询,发现他的情况很复杂。他在山东长大、读书,户籍在黑龙江,湖北老家也有他的户口,要注销哪边的户口、学籍怎么转,我也搞不明白。估计深圳公安要和黑龙江、山东、湖北那边沟通,只能一步一步想办法。

直到现在,我都想不明白,把一个孩子从中国的最南拐到最北上了户口,村委会是不是出了证明?如果没有出证明的话,买家拿着假证明,是怎么上户口的?我觉得户籍部门应该给个说法,让人们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样的。

孙卓户籍上的年龄比实际年龄小两岁,导致他本来应该读高三的,现在还在读高一,我就不知道这个孩子是不是在黑龙江那边藏了两年,再到山东的。这个我也没问过孙卓。

前几天,孙卓给深圳市教育局和人大代表写信,说他想回到亲生父母身边,希望深圳有学校接收。他有两所喜欢的公立学校,觉得比较适合。深圳教育局也跟我商量过怎么解决孙卓读书的问题,到现在还没有结果。(注:12月27日,孙海洋微博发文称,已经给孙卓找到合适的满意的学校。)

我看网上说,2021年公安部团圆行动找回了8307个小孩。以后会有更多孩子被找回,他们如果想回到亲生父母身边,后续的户口、入学等问题,教育局应该和公安部有交接。

12月17号,我去给深圳公安局送锦旗。办案民警跟我说,之前我怀疑孙卓被拐到北方,他们就重点到河南、河北、山东找,最后在山东的学校里找到了孙卓。找到他当天,孙卓说他爱吃饺子,民警就打了两份饺子、六个菜。孙卓问班主任能不能吃,班主任说今天是特殊的日子,可以吃。

然后他坐下来跟孙卓说,你亲生父母整整找了14年,每年你过生日,你爸爸妈妈给你买生日蛋糕,叫你的小名,说他们没有放弃你,只要有一口气就要把你找回来。过年的时候做一大桌菜,放一只空碗一双筷子,等你早日团圆。你爸爸妈妈找你找这么辛苦,你要不要认亲。他说,要。

我还听他们说,深圳为寻拐开了绿色通道,很多人过来深圳找孩子,他们六年找到了500多个小孩,时间最长的是一个被拐88年的老人,5岁被拐,最后用传统侦察手段加上高科技,帮老人找到了家。

孩子没丢之前,深圳还没有一个包子品牌,很多人喊我合伙一起做,之后一下子发展了3000多家。现在深圳很多做包子的,都是我带出来的,都做得很好,开上了奥迪。我因为孩子丢了,误了时机。

孙卓回来后,家里三个孩子,上学都要花钱。我也要开始好好做生意,以后多开几家包子店。很多人让我开公司,就叫“孙海洋包子店”。我没那么多想法,就想培养孩子读书,一家人平平安安开开心心就好。

我跟孙卓说,只要你愿意读书,任何一个国家你想去,我都会想办法送你去。

孙卓回来了,我还不会停下,因为这些和我一起找孩子的人,就像我的家人一样,帮得上忙的,我绝对义不容辞。

2022年,我的愿望就是希望所有丢失的孩子都能快点找到。

彭四英:过“正常家庭”的日子

孙卓回来后,找孩子终于画上了句号。以后我们就跟其他正常家庭一样,操劳孩子的一日三餐和学习就行。这样的日子对我们来说,很充实,有目标和方向。

这段时间,我们也得到了很多人的关心。我记得有个30来岁的女士,买了两个包子,什么都没说,丢下500块钱就走。还有一个人说,你儿子找到了你好大的开支,摆酒吃饭七七八八的(花费),给我打了1200元钱。当时心里觉得好温暖。

之前我问过孙卓学习情况,孙卓说,他小学初中都是班长,高中是学习委员。中考考了600多分,数学发挥失常,英语不好,只有八十几分,物理、化学都有九十多分。

等他回来了,让他姐姐帮他补英语,再给他找个数学老师辅导。

上次见他,他穿了件秋衣,十几块钱的那种,起了好多球,要丢掉他还舍不得。我就在网上给他买了一件棉袄,一双鞋,两件羊毛衫、羊毛裤。他讲小时候他有牛奶喝,姐姐都没有,我们家里亲戚朋友送的牛奶多得是,没人喝,又偷偷送给别人。

等孙卓回来了,我想告诉他,你已经18岁了,很多东西要自己承担,你不管有钱没钱,你要会过日子,要把家过好过温馨。更多的是希望他思想丰满,敢做敢当,敢拼搏,这个才是他真正的人生的意义,是吧?

这个孩子很好相处,还没看到他有青春期的那种叛逆。他跟我们生活的环境不一样,很多地方可能不一样,得花点耐心和时间,但是我有信心。我也不担心他跟孙辉之间会有磕磕绊绊,经历这件事之后,孙卓应该会更加成熟。

他缺失了这么多年的爱,我估计会有点偏爱他。老大老三应该能理解。

找回孙卓后,我们身上的担子更重了。很多网友让我直播带货,我也在考虑,看有没有合适的。以后,我的任务就是把他们4个照顾好,自己也要每天锻炼身体。这些年海洋一直在操心,也没怎么锻炼,到晚年他身体估计不会很好,还得我照顾,不能给孩子们添麻烦,所以我自己的身体要好。

这个月月底,女儿就从新加坡毕业回国了。回来后,她应该会在我们周边工作。她知道我们这么多年不容易,不愿意离开我们。我们是随她。

我打算换个大点的房子,三个孩子一人一间房。元旦前一天是孙卓生日,我们想给他过个有意义的生日,等他放假了带他出去玩一下。

孙辉每年生日,我们都会跟他讲,大一岁后,哪些是你要做的,哪些不能做,有一些东西要自己承担。我们也会跟孙卓讲。

今年春节,我们可能会在深圳过年。一家五口,终于团圆了。

点击展开全文

大家都在看

推荐信息

猜你喜欢

新鲜事

热门阅读

娱乐新闻

精彩专题

美白方法 自制面膜 去黑头 秋冬护肤 明星护肤 男士护肤 收缩毛孔 皮肤过敏 颈部护理 唇部保养 眼部护理 洁面 黑眼圈 去眼袋 如何保湿 补水方法 去角质 爽肤水 去粉刺 去皱方法 抗衰老 SPA 如何祛斑 祛痘方法 去痘印 控油 油性肌肤 紧肤 美容食品 珍珠粉 洗面奶 防晒霜 面霜乳液 胶原蛋白 美黑 红血丝 皮肤干燥 痤疮疤痕 手部护理